十倍杠杆炒股

最近二十二年,哪些发达国家的人均工资负增长?

         发布日期:2023-12-20 09:25    点击次数:112

  扣除通胀,美国人均工资每年涨幅仅为0.3%、德国0.35%、澳大利亚0.5%,日、法、意为负增长

  文 | 刘建中 陈汐

  先说本文的两个结论:

  1、扣除通胀因素,在GDP最高的八个发达国家中,美、德、澳工资增长缓慢,日、法、意负增长。

  2、如果只考虑食品和住房这两个最重要的支出,更多发达国家的工资购买力下降了。

  以下是正文:

  根据世界银行数据,以美元计,2022年GDP排名前八的发达国家为美国(25.5万亿)、日本(4.23万亿)、德国(4.07万亿)、英国(3.07万亿)、法国(2.78万亿)、加拿大(2.14万亿)、意大利(2.01万亿)、澳大利亚(1.68万亿)。下文称其为“八大发达国家”。

  2000年以来,如果不考虑通胀,八大发达国家中七个国家的人均工资都显著增长了。比如,代表法国工资平均水平的“工资和收入指数”从2000年12月的90.3增长到2022年12月的116.3,增幅为29%。八大发达国家中只有日本的人均工资下降了15%。

  但是,如果考虑通胀因素,我们将看到另外一番图景。下文以CPI(消费者物价指数)增幅代表通胀水平。

  2000年12月到2022年12月,法国CPI指数从80.5增长为114.2,增幅42%。扣除通胀,二十二年间,法国的真实人均工资减少了13%。下文把扣除通胀之后的工资增长幅度称为“真实工资涨幅”。

  图1: 2000年以来法国的CPI指数与工资指数

  经测算,2000年以来的二十二年,只有加拿大和英国的真实人均工资增长较快,分别为33%和22%。其余六国:澳大利亚为12%,德国为8%,美国为7%,法国为 -13%,意大利为 -17%,日本为 -22%。

  而且,需要注意,除了加拿大和英国,其余六国的人均工资涨幅都远小于人均GDP增幅。

  比如,从2000年到2022年,扣除通胀,法国人均GDP增长了18%,但人均工资却下降了13%,这之间的差距高达31%。由此可见,劳动力在社会财富的直接分配中,所占比例在缩减。

  人均工资涨幅与人均GDP增幅

  表1数据显示,加拿大的人均工资涨幅比人均GDP增幅高10%,英国的工资涨幅比GDP增幅低4%,低的不算多。

  除了以上两个国家,其余六国的人均工资涨幅都显著低于人均GDP增幅。这六国中差距最小的是德国,但工资涨幅还是比GDP增幅低了18%。

  某国某年的GDP可以理解为,这个国家在这一年新创造的财富总量。劳动者、企业所有者、国家都是这笔财富的分享者。人均工资涨幅低于人均GDP增幅表明,不考虑间接因素,劳动者从总财富中分得的份额下降了。

  表1: 2000年到2022年各国人均工资涨幅与人均GDP增幅的差距

  2000年以来的二十二年,加拿大和英国的劳动者在社会财富中分得的比例没有显著下降。表2显示,加拿大和英国的真实人均工资涨幅在八个国家中也最高,分别为33%和22%,平均每年上涨1.3%和0.9%。

  其余六国涨幅最高的是澳大利亚,涨幅12%,平均每年上涨0.5%;德国涨幅8%,平均每年上涨0.35%;美国涨幅7%,平均每年仅上涨0.3%。法国、意大利、日本负增长。

  二十二年间,扣除通胀之后的工资涨幅很低,说明这六个国家靠工资生活的普通劳动者,生活水平没有明显提高。    

  表2: 2000年到2022年各国的真实人均工资涨幅

  在上文中,我们用CPI来衡量通货膨胀。CPI的确是观察通胀的重要指标,但是CPI并不完全等于通货膨胀。通货膨胀的定义是,货币超发引起的货币购买力贬值现象。所以,用“货币购买力”来衡量工资的真实增长情况,更切合实际。

  如果用“货币购买力”衡量,我们会发现,除了日本、法国、意大利,还有更多发达国家的真实人均工资是下降的。比如,用食品、住房等生活必需品的价格来衡量美国的情况,2000年-2022年美国人均工资的购买力是下降的。

  美国人均工资的真实购买力变化

  美国家庭和中国家庭一样,食品和买房是最重要的两种支出,也是最影响幸福感的两种支出。食品是每日必需,而买房是一笔巨额支出。

  下面看看美国人均工资在食品和住房方面的真实购买力变化。

  首先,看工资的食品购买力变化。

  根据美国劳工部数据,食品中占比最大的四类如下:

谷物与烘焙制品(下称谷物)

肉禽鱼蛋

水果蔬菜

无酒精饮料

  这四类中前两类占比更高,而且对于低收入家庭,这两者的重要性也更高。这容易理解:对于生活拮据的人,可以不喝饮料,不吃水果,但饭和肉却是必需的。

  图2显示了四类产品的价格变化与人均工资变化的关系。

  图2: 2000年-2022年美国四类产品的价格指数与人均工资指数

  在图2中,虽然水果蔬菜、饮料的涨幅都小于工资增幅,但谷物、肉禽鱼蛋的涨幅都高于工资涨幅。因为谷物、肉禽鱼蛋的占比更大、权重更高,所以这四类食品加总之后,工资的购买力是下降的。

  而且,因为谷物、肉禽鱼蛋对于低收入家庭更为重要,所以对于低收入家庭而言,工资在食品方面的购买力下降的更多。    

  再来比较一下美国的工资涨幅与房价增幅。

  美国联邦住房企业监督办公室(OFHEO)会公布全美房屋价格指数,我们把这个指数和人均工资指数放在了图3中。不难看出,除了2008年金融危机导致的房价快速下跌阶段,其他时间内,美国房价涨幅都高于工资涨幅。

  图3: 2000年-2022年美国住房价格指数与工资指数

  有读者可能会说,美国有些州的工资增长很快,这些州的工资可能大幅跑赢通胀。但是,收入高的地方物价也高,物价涨幅往往也较高。

  比如,2000年-2022年纽约州工资涨幅高达96%,远高于美国全国的78%。但是,纽约州的房价涨了180%,也远高于全国的157%。

  图4:2000年-2022年纽约州工资指数和房价指数

  最后,我们想说,发展经济的最终目标是为了提高人民生活水平,提高人民幸福程度。工资是普通人最重要的收入,国家不可只顾及提升GDP,而忽略了提升工资,否则就是舍本逐末。

  作者为《财经》产业研究中心研究员,编辑:刘建中

]article_adlist--> 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张恒星 SF142



 
友情链接:

Powered by 十倍杠杆炒股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3-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